艺术家谁会成为「带货王」?

  • 作者:美协
  • 阅读:

近期,直播又蹿升到了风口浪尖,某宝的直播节搞得风生水起,4000万卖火箭都不在话下。就连锤子科技的罗永浩也开始转型直播带货,在三个小时的时间里,带货交易额达到1.1亿元,创下抖音直播带货新纪录,实在是让人惊叹。

1

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左)直播截屏

说到直播这件事,本质就是推销嘛。无论是“推销”自己,还是“推销”作品艺术界从来都不缺少这方面的鬼才。今天,就让我们来看看,艺术行业的“商业”艺术家们都是如何做到名利双收的?假设让他们进行一场线上直播,你认为谁才最有潜力成为“带货王”呢?

了解受众心理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宣传,本质是一种沟通,要达到更好的传播效果,自然要先从了解你的受众开始。 作为波普艺术的领军者,安迪·沃霍尔可以说深谙大众心理学。他在油画布上复制了各种象征美国商业产品的形象:金宝汤罐头、可口可乐瓶;他也将玛丽莲·梦露、猫王这些在电视和公众视野里的流行人物变成自己绘画作品中反复出现的图像。

2

安迪·沃霍尔《金宝汤罐头》系列版画

他像生产商品一样生产艺术作品,并在“生产”的过程中找到自己的独特风格。根据传播学理论,一段时期内,反复传播的信息会比只传播一次的信息更有效果,多年从事商业插画师工作的安迪·沃霍尔自然深知重复的力量,直到它们成为人们心中挥之不去的形象。

3

安迪·沃霍尔《玛丽莲·梦露》

他甚至为自己设定了标志性的造型:Andy suit、厚重眼镜、白色假发,仿佛装扮起来,你就能和安迪一样变成 cool guy。

4

安迪·沃霍尔

安迪·沃霍尔的“继任者”杰夫·昆斯更是把这种“俗”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他的名言是“在这个资本泛滥的社会里,艺术品不可避免地要成为商品……我们不要再兜圈子了,还是一上来就当艺术品是商品一样生产吧。”

5

2019年,传媒大亨纽豪斯珍藏的杰夫·昆斯争议之作《兔子》上拍,以9107.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6.26亿元成交,同时也让杰夫·昆斯夺回了曾经属于自己的在世艺术家最贵纪录

杰夫·昆斯同样洞悉美国大众的心理。1985年,一场名为“平衡”的系列作品展让杰夫·昆斯声名大噪,展览中展示了玻璃箱中悬浮的篮球,用青铜制作的救生设备,还有Nike广告的复制品。这些怪异的艺术品让大众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展览在当时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6

在《篮球》作品中,杰夫·昆斯颠覆了美国人的常规:篮球不是永远在运动,也可以静止

1980年代末期,他娶了意大利的色情演员。两人在惊世骇俗的《天堂制造》(Made in Heaven)系列中,赤裸裸地展示了性爱与情欲,虽然批评声不绝如缕,但这并不能阻挡昆斯的成名步伐。 因为从一开始,他就把作品专注于满足大众口味,并用一种戏谑而讽刺的精神反映着我们这个社会的现状。

7

杰夫·昆斯

给你的「产品」讲一个故事

他用18k金打造了一只“金马桶”,并且将其命名为《美国》。果不其然,在展出的一年多时间里,为了欣赏和享受这只“金马桶”,博物馆观光客有时需要排队等待近一个小时。

8

展出于丘吉尔故居布伦海姆宫的金马桶《美国》

很不幸的是,这只“金马桶”去年于英国布伦海姆宫展出期间被盗,至今下落不明。这么荒谬的故事当然只有安在“艺术界顽童”莫瑞吉奥·卡特兰的身上才显得合理。

9

价值12万美元的《喜剧演员》

2019年末,卡特兰又有了一件新的“丰功功绩”。在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上,他用灰色胶带将一根香蕉贴在墙上,取名为《喜剧演员》,共3件。其中2件被各以12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85万元)的高价买走。 卡特兰花了一年的时间想出了《喜剧演员》的完整概念。他曾用青铜和树脂做过这件作品的不同版本,但他觉得这些无法表达自己的意思。卡特兰说:“无论我在哪里旅行,我都会在墙上放香蕉。我不知道该怎么完成。”“最后,有一天我醒来,我说‘香蕉应该是香蕉本身’。”

10

行为艺术家大卫·达图纳吃掉了名为《喜剧演员》的香蕉

依然“不幸”的是,12万美元的香蕉很快就被纽约行为艺术家大卫·达图纳(David Datuna)从墙上拿下来吃掉了,并且还拍摄了名曰《饥饿的艺术家》的视频。 这看起来像是一场精心的“策划”,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有什么关系? 还有什么比一只卖12万美元的香蕉被吃掉更好的故事?

11

艺术家莫瑞吉奥·卡特兰

制造「吸睛」事件

有的人卖口红,有的人卖火箭,在“推销”这条路上,一向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更何况,我们身处在一个注意力如此稀缺的时代。 在吸取注意力这点上,达明安·赫斯特从来没有让我们失望。

12

达明安·赫斯特《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

1991年,赫斯特把一条14英尺长的鼬鲨放在装满甲醛的玻璃柜里,取名为《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2004年,他的鲨鱼作品《在活人思想中死亡的物理不可能》被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史堤芬·A·科恩以650万英镑的高价收购,无疑是当时最贵的当代艺术品。然而,这不过是他“自然史”系列中的冰山一角,遭此待遇的还有猪、牛、马、羊......

13

达明安·赫斯特用蝴蝶创作的作品

他还将逾千只活的蝴蝶放置在画布上,展示蝴蝶从孵化到死亡的过程。

14

达明安·赫斯特《献给上帝之爱》

2007年,赫斯特展出了一件名为《献给上帝之爱》的“白金钻石骷髅”。该作品以真人骷髅为“模具”,用2156克白金铸造而成,上面镶嵌有8601颗重达1106.18克拉的钻石,光是原材料成本就高达1400万英镑,所用钻石数量是英女王王冠的3倍,堪称史上最昂贵的艺术作品。最终此作品以7.52亿元人民币价格卖给了一家投资集团。

15

达明安·赫斯特

用直白甚至近乎残忍的手法诠释生命主题再加上诗意的命名为赫斯特的作品赢得了很多关注,虽然他的行为一直以来都遭受诟病,但这不能否定他在商业上获得的巨大成功。 45岁时,他的身价就已经超过了2亿英镑,毕加索、安迪·沃霍尔、达利三位大亨的身价加起来都达不到这个数字,他自然也跻身为当代最值钱的艺术家之一。

拓展「品牌」效应

成名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那么成名之后呢? 村上隆用他的实践告诉我们,如何进一步拓展「品牌」效应。

16

村上隆

上世纪90年代,村上隆就因发表《超扁平宣言》而受到关注,“超扁平”意指日本动漫、艺术创作和平面设计中的二维属性,即日本大众文化的无深度性。他希通过这样的宣言向西方艺术史发起挑战,并让卡漫艺术成为全球艺术史的重要一支。 在艺术史上站稳脚跟并不能让村上隆满足。1996年他在东京创办了HIROPON工厂,之后演化成Kaikai Kiki有限公司,一所大型艺术生产的艺术管理公司。这家公司除了处理村上的作品和项目的制作、推广外,还负责管理年轻艺术家的职业生涯。

17

村上隆创造的“KAIKAI”与“KIKI”形象

此外,村上隆也积极与诸多品牌展开合作,如为知名潮流品牌Supreme与Vans设计滑板,与OFF WHITE品牌设计师维吉尔·阿伯拉赫合作推出联名系列,与哆拉A梦还有优衣库一起合作推出主题联名等。 其中,村上隆与奢侈品牌LV的跨界合作,为LV创造了上亿美元的财富,更是堪称艺术与商业结合的典范。

18

村上隆与LV合作的樱花包

在《艺术创业论》中,村上隆毫不避讳艺术与商业的结合,并说过他“要金钱的力量”。他经营的艺术创作公司在2011年营业额高达三亿美元;他的作品《727》以超过一亿日圆高价卖出,让他跻身为日本作品拍卖价格最高的现代艺术家。

19

潮流艺术家KAWS

潮流艺术家KAWS同样也是名利双收,并在2019年引发了一股关于潮流艺术的热潮。 1990年代是KAWS作为街头艺术家崭露头角的时期。他将骷髅头标志元素注入纽约市的巴士站及电话亭的广告海报,这种独特的介入方式使他一举成名,并引起了 Diesel Group、Calvin Klein等品牌的兴趣。

20

Companion系列公仔

也是在90年代,有街头服饰品牌邀请他设计玩具, KAWS便与日本玩具制造商合作,于 1999年创作了他的第一个玩具,就是他标志性的Companion公仔。Companion公仔的诞生正契合了手办文化的兴盛,因此在潮流圈引发追捧。 2006年,KAWS又创办潮流品牌Original Fake(2013年已宣布结业),进军潮流服饰市场,利用自身代表性的元素,在全球消费市场引发关注。

0

网传KAWS优衣库联名款T恤被抢场景

多年来,和KAWS合作的品牌/商业机构不胜枚举:包括梅西百货、优衣库、Dior、Calvin Klein、Nike、Supreme、陈冠希创建的潮牌CLOT等等等等。

21

KAWS也很注重社交媒体上的自我营销,目前他的Instagram账号有286万粉丝,并且有不少名流追随者。事实上,当我们在讨论KAWS时,早就超越了传统艺术的语境,因为他一直在拓宽着艺术与商业的边界。

22

2019年,KAWS作品The KAWS Album 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中经历了多轮激烈的争抢后以1.15966亿元、超过高估价10倍的价格成交 怎么样,看到这些大佬成名的四步曲,你是不是对艺术又有了新的理解?

有关艺术商业化的讨论,一直以来都充满争议,不过我们仍然相信,无论是艺术还是商业,真正能够感染你的,都是人的心灵及他的创造。如果不摒弃二元对立的简单标签,又如何能够体会这个世界的丰富与美妙?

1